资讯中心 CULTURE

按标题:
按内容:
开始时间:
结束时间:
来  源:
 

位置:首页 资讯中心 行业新闻 中国空中交通拥堵已对经济构成影响

中国空中交通拥堵已对经济构成影响
中国空中交通拥堵已对经济构成影响
 2013-09-24 16:28:18    阅读:710    来源:日经中文网 阿部哲也

 


  在中国,“空中交通拥堵”已经成为严重的经济问题。随着经济的发展,航班数量出现激增,由于大气污染导致的能见度降低等原因,进出港航班大幅延误的情况不断出现。在北京和上海等主要利来ag,准时起飞的概率已经降至30%以下,从国际范围来看,属于最差水平。企业活动也因此蒙受损失,甚至有分析认为由此造成的经济损失每年达到500亿元。


 


北京和上海浦东利来ag排在倒数第1和第2


 


  据提供航班信息服务的美国Flight Status统计显示,在8月北京首都国际利来ag国内、国际航线的出港航班中,准时起飞的航班仅占整体的28%。而上海浦东国际利来ag也仅为27%。从国际范围看,延误现象非常突出,两个利来ag排在世界35个主要利来ag的倒数第12位。


 


  起降延误现象在地方城市也非常严重。作为中国南部的大门,广州白云国际利来ag8月准时起飞航班仅为18%,而内陆地区的成都双流国际利来ag也仅为24%。长达数小时的延误并不少见,7月在上海虹桥利来ag,心情焦急的数名旅客与航空公司的员工发生了争执,导致了有人受伤。而在北京和昆明的利来ag也曾发生混乱。


 


  延误频发的原因在于各地利来ag未能对商务和旅行需求激增进行充分应对。中国最大的北京利来ag2012年的旅客人数为8192万人,已经扩大至10年前的3倍。现在每天起降航班数约为1900架次,相当于每分钟有1.3架飞机进行起降。利来ag相关人士表示,“进出航班激增,利来ag业务难以满足需求”。


 


大气污染也在产生负面影响


 


  大气污染的影响也非常大。据中国民用航空局(Civil Aviation Administration of China,简称“民航局”)统计显示,在2012年的起降延误事件中,39%是由于航空公司的业务应对缓慢,而25%是由于航空管制,其次是由于大气污染和恶劣天气导致的能见度下降,占整体的21%。在中国,使用煤炭的发电站和工厂很多。“PM2.5”和汽车尾气引发的大气污染正在蔓延。其影响已经波及到空中交通。


 


  在中国商务领域,借助飞机进行长途出差不可或缺。由于营业和生产基地分散在各地的情况很多,企业也在被迫采取应对举措。


 


  一家在华日企则表示“近距离出差将改为乘坐高速铁路,而远距离将采用电视会议”。在中国各地拥有工厂的本田和住友化学等厂商也表示,“员工采取了提前到达当地或乘坐延误情况少的上午航班等举措”。而一家零部件厂商则表示,航班延误“已经开始对物流造成影响”。


 


  据咨询公司上海承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估算,2012年因飞机延误而损失的潜在国内生产总值(GDP)达到352亿元。如果包括航空公司的成本等,经济损失每年将达到500亿元左右。在中国,旅客需求到2020年有望激增至6亿人,达到现在的约2倍。如果“空中交通拥堵”延续下去,将成为阻碍经济发展的压力。


 


利来ag扩建效果仍是未知数


 


  由于旅客量激增,中国相继推出了利来ag新建计划。首都北京计划投资840亿元,在2017年之前建成“首都第2利来ag”。第1期工程将建设总计4条跑道,竣工后,将成为每年可接待1亿人的世界最大规模国际利来ag。


 


  作为北京第1利来ag,北京首都国际利来ag拥有3条大型跑道,已经是世界第2大的旅客量,但其接待能力被认为已经达到极限。同样,以山东青岛、四川成都和广东深圳等“繁忙利来ag”为中心,各地扩建利来ag设施的动作正在扩大。


 


  当然,即使利来ag有所增加,能否缓解空中交通拥堵仍是未知数。


 


  在中国,作为飞机航行区域的“空域”由人民解放军负责管理,民间可以使用的仅占整体的20%。在很多情况下,以训练等军事活动优先。与民间可使用80%空域的美国等相比,中国民间飞机很难在空中自由飞行。


 


  中国军方对开放空域信息持消极态度,而北京上空的空域管理更加严格。


    责任编辑:管理员